巳波十一雷鸟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Hide and Seek

男孩猛地把家门摔上,手哆哆嗦嗦地上了锁,连忙冲进房间里再锁紧房门,关上窗户拉好窗帘,将自己封闭在绝对安全的黑暗之中。
他会追过来吗!?他会知道自己躲再哪里吗!?
男孩后知后觉想起来他应该锁上所有房间的门来混淆视听,可是不安的感觉让他无法再踏出去一步。
另一个人脚步慢悠悠的,似乎丝毫都不在意猎物的逃跑。他的双眼是幽深的黑洞,不停淌出深色不明液体,而他的笑容诡异中透着愉悦,将月光下的画面扭曲得阴森可怖。
他来到那扇门前,手指按响门铃。
叮咚。
「我来找你玩了啦~你在家吗~」他哼着不成形的调子,「哦~别藏了,我看见你进来了哟~」
「不要试图逃离我的身边呀~」
明明隔着两扇门和走廊的空间,他欢快如孩子、却形似恶鬼的声音还是传进男孩耳中。
男孩的心脏怦怦、怦怦地跳着。
别怕、别怕,他进不来的。
他抱紧自己,躲在床底下,瞪大的眼珠子咕噜噜转着,牙齿上下撞击打架。
不要、不要、不要。
快点离开、快点离开。
男孩咬着下唇,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他立刻捂住嘴。
他觉得他能听见。
叮咚的声音消失了。
他离开了?他离开了?他离开了!!
男孩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为了防止是个骗局,他在床下勉强止住颤抖静静地等待,等待对方真正离去。
他的心脏剧烈跳动着,鼓动的声音大得仿佛就在耳边。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他会走的……
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男孩终于拖动两条发麻的腿从床底下爬出,小心得就连呼吸声也放轻。
不能出去看。他记得以前看过的恐怖片。主人公以为一切安全,结果一打开门就被恶鬼杀死。
窗,窗那里看出去能看见门口。
男孩悄悄走到窗边,微微拉开窗帘从两块布之间一条缝隙往外看。
门口路灯落下温暖的黄色光,地上没有影子。男孩以前喜欢通过门前影子的形状判断归家的到底是父亲还是母亲,现在让他呼的松掉一口气。
只是那一刹那。
那一刹那。
他的视线瞥到窗户下方。
蹲在地上的那一个人黑洞洞的双目一直注视着他,咧开的嘴巴露出内里鲜血淋漓,笑声低沉怪诞。
「嗬呃——」
「你在看谁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孩惊恐地尖叫着,脚下打滑使他猛然摔倒。他甚至没有感觉到肉体的疼痛,人站不起来就用手肘匍匐前进,拖着身体向房门逃去。
门铃又响起来了。
叮咚。
叮咚。
男孩疯狂摇动门把,门锁被他突然爆发的巨力扯坏掉落,他喘息着快速爬出去。
那个人还是悠悠闲闲的样子,一下又一下按着门铃。
他没有眼珠的地方看着眼前的木门,仿佛能看透门板,看见那个男孩挣扎着逃跑。
「好吧,我有点等不及了」
那个人喃喃自语着,轻轻一推便打开了木门。幽深的走廊只有每个房门前亮了一小盏灯,就像舞台上的聚光灯。
他张开双臂,深呼吸,享受那种死亡前的紧迫感。
当然,不是他的死亡。
他抬起脚走进房间内,身后的门自动关上,顿时世界的光亮只剩下死亡的聚焦。
在那里、在那里。
我听到了,那急促的呼吸声。
哦——那充满活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我永远不会拥有的生命的声音!
走廊里响起咚咚的脚步声。
每一扇房门都被敲响。
Knock Knock
「嘿,小可爱你在哪里呢?」
男孩把自己蜷缩在黑暗深处。
不要找到我不要找到我不要找到我不要找到我!!!!!!!
那个人步伐轻悄,低头查看床底下,又刷地拉开窗帘。
「噢——你藏在书桌下面吗?」
咚咚、咚咚。
是心跳,还是脚步声?
那个人失望地鼓起腮帮子。
「看来这些房间都没有呢。」
他突然想到什么。
「嘿呀…没想到还是个挺聪明的孩子?」
他双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又闭眼想象出折叠起来能塞进的箱子大小。
「我可是有足够的耐心。」他微笑。
自言自语逐渐远去了,男孩大气不敢出。
他怕、他好怕。
每一次放松换来的都是死亡的恐惧。
有节奏的敲击声响了起来。
Knock Knock
是哪里、是哪里的声音!?
男孩的一直紧绷的意识逐渐模糊,仿佛敲击声将他包围了起来。有远的、有近的、有左的、有右的。
Knock Knock
世界充斥着地狱般的敲击声。
「叮咚——!」
橱柜的门被猛地打开,那个人弯腰看着他。
「Finally I have found you, my dear.」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张满是惊恐,一张满是愉悦。
鲜血模糊了镜面的界限。
The End.

评论
热度 ( 4 )

© 巳波十一雷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