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波十一雷鸟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放置的愿望

无论多少次也会为之许愿
祝你幸福
祝大家幸福XD

『早上好,Geo』
你是……
不,我是谁……
『你的名字叫做Geotrid,来,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吧』

长相几分中性的短发女孩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绿灯亮起,四方人群涌动,交错拼凑成一整个世界。
她睁开眼,右边是奇异的暗紫,左边是略带清澈的绿色。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女孩有点紧张,有点不安。她下意识搓起围巾末端的毛球。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城市的中央。』
“你是谁…?”
『我是……嗯,不告诉你!』
“欸?”
『这可是要保密的呀。』
“那…能告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吗?…我是谁?”

女孩下意识后退一步,她腰间挂着的两把量角器一样的武器晃动,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Geo。这是一个为了你的生日而举办的游戏。』
“咦?”
『你有实现一个愿望机会,除了恢复记忆或者知道一切之外,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就算我现在说想要十亿现金?”
『也会立刻有钱从天上掉下来砸你呢。』

阳光有点耀眼,写字楼贴了遮光膜的玻璃折出另一道亮色,落在人群之中。
红灯亮了,行人停下,车开始动了起来。
Geotrid一动不动地站着。
转弯的车辆直直穿过她的身体,就像光一样。
『Geo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只是一道投影,是不会被影响,也不会影响别人的存在。』
“我是不存在的吗?”
『不,不存在的是这个世界,Geo现在在做梦,只要游戏结束醒过来,Geo还是那个Geo。』
“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个声音给出固定的答案。
『因为今天是Geo的生日啊。』

不明白,完全不明白。

Geo开始动起双腿。她走到人行道上,慢慢地前进着,目光扫过各种各样对她来说新奇的事物。
“我…失忆了呢。”
『嗯,没有错。』
路过一间间店铺,她驻足在咖啡店前,内里传来醇香的气息,让她情不自禁深吸一口气。
『啊呀呀,看来有些本质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呢。』
“是在说什么?”
『喜好啊,习惯之类的吧。Geo以前就经常搓毛球,也特别喜欢喝咖啡。』
“…想喝一杯。”
『这可就做不到了…不过许愿的话就可以。』

许愿?
这种珍贵的只能用一次的魔法,应该放在更加重要的地方吧。
Geo摇了摇头,不再看橱窗上倒映的自己的脸,继续逛着。
如果是过去的自己,会怎么许愿呢?

“过去的我,是怎样的性格呢?”
『有点懒散?Geo不怎么喜欢工作,只想呆在咖啡店喝上一杯,然后懒洋洋地晒太阳。这么说来,Geo真像猫。』
“我喜欢猫吗?”
『还好吧…你的家里有一只猫,但你没有很喜欢的样子呢。』
“那为什么要养……?”
这个问题没回答得上来,对方似乎困扰的样子。
『因为你的家人要养?』
“我的家人是怎样的人?”
『…这些问题,现在问来也没有意义吧?』
也是。只要许愿了、醒过来了就清楚了。
她脚下一转,进了另一条街道。
街道的景色有点复古,伦敦式的街灯整齐排在路边,白鸟偶尔停在尖尖角上。酒吧的灯牌熄灭了,可内里还传来一些争吵嬉笑的声音,啤酒杯碰撞到一起,白色泡沫溢了出来些许。

“有期限吗?”
『在下一个日出之前。如果夜晚结束了的话,魔法的效力也没有了哦。』

一个小女孩抱着兔子玩偶低头小跑,不小心绊在台阶上,往前扑去。
Geo连忙伸手接住,可因为只是一个投影,女孩直直穿过了她的双手。
“呜哇——”
小女孩惊叫一声摔倒,为了护住玩偶,裸露在衣袖外的手臂划破了皮,鲜血点点滴滴渗了出来。
“Tarot!你没事吧?”
穿着中山装的男孩追上,担忧地扶起对方。
“Contrary,你不是说不打算再跟我一起了吗!”女孩气愤地大喊,泪水不受控制地淌出,“你不是要选择你的家族、把我当作恶魔吗!?那你就不要再管我了啊!”
名叫Contrary的男孩踌躇起来,“我…可是…可是、Tarot是很重要的友人啊!”

『要使用愿望吗?』
“什么?”
Geo回过神,原来她不自觉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小孩子哭哭啼啼。
『要许愿吗?这样他们就会重归于好,又是往日的挚友了。』
“为什么我要为别人许愿?”
Geo疑惑地问。
“这样珍贵的机会,不应该留给自己吗?”
『那Geo想为自己许愿吗?』
“……我不知道要为自己许什么愿望。”
她把哭泣拥抱的男孩女孩抛在身后,继续前行。
因为没有关于自己的记忆,所以完全不知道要如何为自己许愿。
“难道是为了不让我为自己许愿才消除了我的记忆吗?而且,这里是虚幻的世界的话,许下的愿望也没有意义吧。”
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她就像个安静的太阳。
“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呢?”
『Geo的愿望肯定会实现。只要Geo许下愿望,就一定会在现实中实现。这一点不用怀疑。』
“……是吗。”

骷髅捧着盛放魔法的盒子跳起舞。远方飞来渡渡鸟,一点点啄开锁头。

少女甩头,长长的马尾辫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
“跪下。”
“诶——”
“Sickle你要求婚的嘛,求婚不是要单膝跪的吗?”
“可是,这里是大街中央哦,Night……”
少女抿起唇。
“……啊啊,我知道了。”

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少年举着小盒冲少女单膝下跪。

『许愿吗?让他们永远幸福。』
“为什么不能许愿让所有人都幸福呢?”
『因为仅仅是幸福是不够的啊。』
“那真是贪心。”

Geo在心底默默祝福了两人,选择转身离开。

正午到黄昏的时间过得很快。不过一转眼,世界逐渐昏暗。
Geo宛如幽灵,在街道徘徊,穿过人群,穿过建筑,穿过风,穿过光,看着形形色色的万物。
『还没有决定好愿望吗?时间就要到了哦。』
“能不许愿吗?”
『那要一杯咖啡不就好了。』
声音里带着笑意。但Geo没能笑得出来。
时间在流逝,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在流逝。

黑猫猛地冲出人群钻进车流,Geo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接,比她跟快的是一个青年。
“不行,那边很危险的。”她听见青年说。
那声音很清澈,像是一下子让Geo从茫然混沌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黑猫的四肢都被抓紧了,它现在不往外跑了,拼命往青年怀里钻。
“噗…很痒的……”青年线条优美的手掌抚摸上猫头,黑猫舒适地蹭了蹭,发出懒洋洋的一声长叫。
“你跟我妹妹很像呢,跟我回家吧?”
当青年移动起来时,Geo忍不住跟了上去。

『…结果还是这样吗?』
声音太小了,被渡渡鸟啄锁发出的笃笃笃掩盖了过去。

青年似乎相当喜欢猫的样子,他偶尔挠挠猫的下巴,又玩玩猫的尾巴。
他走到一个独立的房子前,推门进了小院子。
“(——)我回来了!”

有东西消失了。
Geo敏感地察觉到。
青年在呼唤谁。
那个人,是自己。

“这里是哪里?”
没有声音回答她。

穿着背带裤的男孩——应该说是男孩模样的女孩辛苦地拉开沉重的门,像颗炮弹一样直直冲进青年的怀抱。
为了接住亲爱的妹妹,青年不得不放开了黑猫。
“那是什么,哥哥?”
“它以后就负责在我去上班时留在家中陪伴(——)啊。”
女孩抱起猫咪,与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相对。
“哥哥哥哥!它眼睛的颜色跟你一样!”
“(——)也有一只眼睛是绿色的呢。”
“可是哥哥的绿色最好看了,我最喜欢哥哥眼睛里的颜色!”

Geo一步步接近他们。
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个预感是肯定的。
Geo开始浑身颤抖。
“我要许愿!”
『不行!』
“我要许愿!我要让他们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这是不行的啊……』

一缕雾拢到Geo面前,隐隐约约地能看见青年的模样。
他略带温柔又无奈地笑着,把手放在Geo头上轻轻揉了揉。
『这么重要的愿望,怎么能用在一个死人身上呢。』

透明的液体从眼眶中滑出,Geo喃喃着抬手,试图抓住对方。
“可是、可是哥哥你跟我说了啊!生日礼物!只要许愿的话什么都会实现!就算现实中——”
『Geo,我一直都在。』
青年想要拥抱她,但投影与投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无法触碰彼此的。
“只要你愿意相信的话,我一直都在。”

锁咔的一下断掉了,直直坠落地面。
渡渡鸟悲鸣,再次飞了起来。
盒子被打开了,但里面不是梦寐以求的魔法。
——而是压抑不住的悲伤。

“笨蛋哥哥…渡渡鸟不会飞的哦。就算是创造出来的梦境也要逼真点嘛……”

她醒了过来。
“生日快乐,Geo。”
梦中曾出现过的家人碰地一下在床边拉开彩炮,小萝莉欢呼着接那些旋转的彩带。
Envy把礼物递给她,微笑着。
“你在笑呢,做了个好梦吗?”
Geo愣了一下,然后笑得更加灿烂。
“是——我见到了一直想见的人了。”

评论
热度 ( 4 )

© 巳波十一雷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