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波十一雷鸟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不归石

迟了上传
生日快乐啊小不高

“你在这里凿石头吗?”
有人坐到你的旁边。
你没有理会他,而是一下又一下挥舞着小锤,砸在钉上发出清脆声响。
“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他看了眼四周,你知道,都是竹子和竹子。
“如果你是来问路的话,”你头也不抬,口罩下的嘴巴张张合合,“直走,转右。”
“谢啦。”
果然,他走了。
你继续敲、凿、叮叮咚咚。
又有人坐到你的身边。
“凿了多久啊?不累?”
一块小石子落到泥土上,叮叮咚咚,工程量巨大。
你不看他,只是继续凿石。
“…转身,往左十米。”
“你每次说的方向都不一样诶。”
那个人突然凑得很近,呼吸都要打到你脸上了。你不为所动。
“转身,往左十米。”
他没有动。
你眼神斜睨,可怖的笑脸近在咫尺。
刀片一端强行架起笑容,一端陷在牙龈内,淌着血。
“你终于看我啦。”他摸摸脸部,“真是苦恼,我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只能这样。”
“你的血滴到我衣服上了。”你抽动嘴角,说。
“清理一新。”你低语一句,黑衣上更为深色的一部分就消失了。
“哦哦哦,你是神仙?隐居山中的神仙?”他大叫,满目狂喜。
你继续凿石。
“为什么神仙要在这里敲来敲去?神仙不会回家的吗?”
他绕着比人高的巨石走了一圈,发现上面的字。
“不——归——石?”
你的手顿住了。
然后是那条铁链,寻常人无法拿起的粗壮铁链。
“神仙被关住啦?”他的脸再次放大在你眼前,“我有一把神兵,可以斩断一切,要不要帮你啊?”
你有些心动。
紧接着,有人斩下了他的头。
带着诡秘笑容的脑袋滚落一边,血倒没有溅在你身上。
“下午好,不归。”头发蓝色耀眼到近乎白的男人收刀。他没有仗着身高俯视,而是半蹲下来与你平视。
“下午好。”
你直视对方银白的双眼,静默。
“我们原想着你不愿意见我们,有个人来给你聊聊天也不错。没想到…啧。”
安静。风吹过竹林。哗啦哗啦。
男人伸出手揉揉你的脑袋。
“你已经离开过我们一次了,不归。谁都不想你走。”
留下来、留下来。所有人都这么对你说。
不归,不要真的不归。
“我好累。”你说。
“那就把累的地方说出来。大家都在,大家都想帮你。你不是一个人,所以也不要一个人承受一切。”
男人看了看太阳。起身。
“抱歉,时间要到了。”
光线穿透你的身体。你有些模糊。几乎看不见男人的脸。
“我最不想的就是经历你这一幕……”他低语。
——每到正午时分,滞留现世的亡魂会重现死亡那一刻的场景。
你自杀、多人冲上来急呼,试图抢救你。可是都是徒劳功。
最终,用异石把你镇压,强行留在人世间。
你依照本能,想要进入轮回。可每每挚爱的家人来到身边劝说,凿石的速度都会再慢一分、再慢一分。
“我不想走!”你哭道。
男人笑了。
“那就不要走。谁都不想你走。”他又重复了一次后面那句话。
他给你送上一条在冬日温暖的围巾,圈在脖间。
“差点忘了说了。生日快乐,不归。”

评论
热度 ( 4 )

© 巳波十一雷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