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供墓標東京湾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盛世王朝(古代设定,果酱为主)

优菜女王菜,还有结尾一丢丢KKL注册婚姻

我可能是疯了才写出这篇文
Bug请忽视,第一次写古代风

君はメロディー,樱花c
Beginner(开拓者),前田c
Pioneer(先锋者,理解为成功的先例),高桥A版本



这是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当朝女皇有三千后宫,子嗣却只有区区三人:高桥南、小嶋阳菜、峯岸南。
古时传下来规矩,皇子皇女生下来便冠上生母之姓,唯有太子才能继承皇家姓氏。
现在女皇与众臣最看好的,便是掌握了大军的南战王高桥南。
然而本人却对军事以外的事物毫无兴趣。哪怕正当适婚年龄,她宁肯沉浸在训练御林军中,也不愿看一眼名册,去为自己寻找一名背后家室强大、能助她登基的皇子妃。
南风王峯岸南摇头感叹:“木头脑子,不懂得美人的好处。”
南风王可谓是风流成性,天天就连在美人之中。偏偏这些美人都与她同为女性,气得女皇砸砚台,把她批到远远的封地上去,永远都没有继承皇位的可能。
然过年春节,关系再僵也要回家探访。南风王携手美人,看南战王一如既往木头到滴水不进的地步,不由得借着叙旧的名头,把人拉到青楼。
“你也该看看花花绿绿的东西了。”她劝说。
南战王不满是一回事,顾着多年情谊留下来又是另一回事。
高桥坐在矮桌边,手扶青瓷小酒杯,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啜甘冽酒液。长发高高梳起,身上金丝锦袍,姿势慵懒随性。
这便是前田敦子第一次看见高桥南的模样。
峯岸南带高桥南去的地方自然不是普通青楼。这里男性女性…甚至双性与阉人都有。她就要看看,高桥南到底是无欲无求,还是没遇上对的人。
“嘿,你看。”她拉扯高桥衣袖,“这位是青楼的头牌,卖艺不卖身,万人求陪一夜喝酒的前田敦子。这么优质你都看不上,我就真没办法了。”
高桥不经意抬眸,仿佛万千星辰汇聚,从某个人的身上撞进她的眼睛里,耀成了惊艳。
前田敦子头发盘成温婉的形状,精致的金步摇与玉钗伴随她慢慢前进的步伐一摇一晃,声脆如铃响,清如水落。女子眼角微红,仿若金鱼的尾巴,灵巧地勾起弧度。面目妆容淡雅,在遍地胭脂俗粉的青楼之地,唯有她是素颜出场,也毫不逊色。她身着色彩斑斓的长摆和服,柔和的光辉朦胧出绚烂的霓虹,服饰上花与彩球与团扇组成难以形容的鲜艳感。艺妓之美如同白光星辰,微光却照耀了高桥南眼中的整个世界。
铃鼓和琴奏起和缓的旋律。前田垂眸扬袖,旋身开嗓。歌声婉转如凤鸣,柔软甜美的嗓音就像羽毛落在高桥的心上,骚动难忍。
高桥握紧了酒杯,将烈酒一饮而尽。
有把火燃得更加厉害了。
只是惊艳一睹,高桥却难以再忘。但峯岸回藩地后她不曾再去青楼。
这并不代表前田就此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每每研究战术到深夜,耳边似有似无地响起那日旋律,还有她的歌声与舞蹈。
“成了,你着迷了。”知己西川贵教调侃道,“没想到你也有栽倒的一天。”
数日过后,脾气本不安定的高桥终是按耐不住,拍板叫人去青楼替前田赎身。也就等同于要把前田娶回南战王府。
这不听不知道,一听女皇气得直哆嗦。
高桥不仅八抬大轿娶个戏子,还是同性…还、还、还是正妃!!
这绝对会影响高桥继承的事宜,女皇震怒。
“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女皇毕竟是一朝之主,很快就冷静下来,“给那位前田小姐送些银子金条。区区一介俗人,给些利益与威胁就会离开了的。”
外界的人都在看皇家笑话,说南战王一时鬼迷心窍,很快就会丧失玩乐心,后悔把正妃位置给了一个戏子。
并有传言,打从把只有过一面之缘的王妃带回府中后,高桥不曾有一日停留过前田所在的清香居。
事实上,高桥数日被军务缠身,好不容易脱开了身,又被女皇罚去祠堂跪祖宗。
再次见到前田,已经是很多日以后了。
“…你在这里过的还好吗?”她站在门口,扶着门框。朝思暮想的人坐在梳妆台前,青丝垂地。
前田微微侧头,淡淡一笑:“总比在青楼的日子好得多。”
高桥紧张。不会说话。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恋慕一个人。
于是前田先开了口:“王爷是打算如同世间纨绔子弟一般,把我囚禁于此地吗?”
消息闭锁的前田,自然不知道高桥对外宣布要娶她,只当王爷要纳妾。
“当然不是!”高桥上前两步,但又怕太过接近,引起前田的不悦。
这么一看,倒是真让人迷惑谁占主导权。
前田瞧高桥焦急却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忍不住真心笑了。眉眼弯弯,可爱的虎牙尖微露。
“王爷如此纯真,在外头可要小心脸色被人瞧了去。”她用簪子挽起长发,起身主动靠近。
高桥憋红了耳根:“本王…我不曾囚禁你,你就算嫁给我,也是有自由的。也会比别的王妃自由…只要你不恋慕于他人。”
前田笑出了声,握住高桥的手。柔软白嫩如葱的手指与覆着上过沙场后留下厚茧的指腹形成鲜明对比。前田将五指滑进高桥的指缝间,十指相扣。
“妾身要求不多。陪伴、自由、日日饱腹。感情的话可以培养。剩余的……”她凑到高桥耳边,细声细语,“随您。”
也就她,敢这么大胆地与冷血铁胆著名的南战王说话了。
南战王纯情得可怕。也纯情得可爱。前田喜欢这一点。她向来无欲无求,就算以同性之身进了王府,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连女皇暗中送来的鞭子与糖,她都一并拒绝了。
如果她没有看错人,那就算天塌下来了,王爷也会为她顶着。

如果说最初是被美迷了心,后来的日日相处之中,高桥便再也不能放开前田的手。
她们就像两个形状残缺但契合彼此的圆,终于找到了另一半,圆满了最后。
她们夜夜抵足而眠,白日无话不谈。就连与军师商议,高桥也不会让为她泡茶的前田特地退下。
陪伴温养了感情,也释放了前田的真情。
高桥发现自己最初喜欢上的美若天仙的女子不见了,逐渐变成了一个喜欢冲她撒娇、喜欢依赖她的小可爱。
前田低头为高桥斟茶,毫无预兆地,高桥就抬身吻上她的嘴角。
轻轻一印,也不多加深入。但甜蜜自然地滑入心底。
前田也回吻一次,笑眯眯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完婚?”
高桥为前田赎身已经是半年前的事。高桥曾放出话要八抬大轿正门娶进前田,但种种原因,直到今日两人依旧是未婚关系。
“最近没有什么大事,你选个黄道吉日吧。”高桥微笑,抬笔落纸,勾勒出美人轮廓。
正是前田。
女皇听闻高桥坚持完婚,也不再坚持,直接将南战王剔除继承人候选,开始全力培养小嶋阳菜。
说书人道南战王结婚那天可是敲锣打鼓,红絮满天。京城第一美人就算戴着红头盖,马车窗边一闪而过的影,都好看得令人迷醉。
然这幸福美好的日子,在第二天被女皇的旨意打破。
“我让你娶西川贵教。”女皇深深地凝视高桥,“哪怕只是小妾。”
“西川对我而言只是兄弟。”高桥不畏惧她的目光,直视回去,“他也不愿意嫁娶。何必为了个皇家名声害了他。”
次日,女皇派人去要强行塞进花轿里的西川贵教在自己府中不见踪影,留下一封信书,曰江湖不见。
只有前田知道,高桥一夜在书房中未眠,而与她在一起的还有西川。
“我吃醋了。”她抿嘴,不高兴地说。
高桥连哄带抱,总算是安抚了前田的小脾气。
“他真的只是兄弟,”高桥苦恼地说,“别乱想了,昨晚我除了跟他商量他将来要去哪里外,什么都没干。真的。”
前田信她。很快就恢复了心情,兴致勃勃地要行房事。
这厢翻云覆雨,外头翻了天。
南战王在民众间颇有信仰。她不仅屡次上战场保家卫国,还护住了许多伤残孤儿,开辟了孤儿院,避免孩子们被人贩子拐去马戏团。
这样的她的做法仿佛给世间隐藏的同性恋们带来了力量,纷纷宣扬出了自己的存在。高桥南与前田敦子就是那个开拓者,她就是那个成功的先例。使得真爱至上的言论愈发激烈。
气得女皇一个倒仰。病倒了。
小嶋阳菜迅速上位。不日后女皇去世,小嶋阳菜继位,但并没有遵守传统改姓。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先例的话,就不差这个了吧?”这么说的她身后站着将军大岛优子与丞相篠田麻里子,令人无法反驳。
雷厉风行的小嶋阳菜改了王法,批准了同性婚姻。忍了多年的她抢在高桥和前田前登记,将将军与丞相同时收入后宫。此壮举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峯岸南咂嘴:“她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个。”
同性婚姻不仅是女性能结婚,男性也可以。第一对登记男性同性结婚的便是高桥好友、堂本候府的大公子堂本光一与领养的二公子堂本刚。
峯岸南是铺垫,高桥南是过程,最后的小嶋阳菜直接变革了整个王朝的情情爱爱。
后来,人们常常津津乐道后宫中大岛优子又在与篠田麻里子争夺谁是皇后,还天天抢夺被翻牌的机会。也有人说南战王将虎符传给大岛优子,自己带着王妃走遍天涯海角不理政治军事,肯定就是为了看两个势均力敌的人互殴的好戏。
盛世王朝时期,民众人人安居乐业,朝廷人人清白廉政,边疆防御固若金汤。
有人祈祷,这美好不要随时日逝去。

评论 ( 4 )
热度 ( 37 )
  1. 高桥m敦__KinKiKidsFoever子供墓標東京湾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有趣的啊(⊙ө⊙)✨

© 子供墓標東京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