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波十一雷鸟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微综】我不做不良很多年(上)

私设爆炸,没有西皮
割腿肉的短篇,你们凑合着看
综网王x马路须加
激辣主角

「事情的结尾」
松井玲奈顺利从高中毕业了。
不打架、不生气,认认真真地学习。如此半年后,她的成绩突飞猛进。居然还考进了立海大学的英文专业。
她本来就不笨。只是外界重重因素影响了她。
比如父亲家暴的阴影使她也变得暴力,比如周围无人理解的世界使她选择了能发泄压力的马路须加。
再比如优子的死亡使她学会控制自己,再比如父母离婚后母亲对她的忧虑使她学会不让别人担心。
现在的她不是激辣,也不是微甜…硬要说的话,就是口感柔软的菠萝包吧。
菠萝包毕业之前,母亲再婚了,和她商量要搬家到神奈川。她很不舍与马路须加的大家分别,但她也不愿意让受尽伤害的母亲感到失望。于是她填志愿的时候选择了离新家近的立海大学,最终挥别了充满了美好与悲伤回忆的小镇,去到神奈川与继父和继弟同住。
继父是一个温厚的男人,他没有询问过母亲与玲奈身上复数的伤疤如何得来,只希望两个曾经破碎的家庭组合后,每个人都能的到自己的幸福。
继弟名为切原赤也,玲奈很喜欢他。这个弟弟就像她以前遇到过的小奶狗,面对陌生人时很暴躁,熟悉过后就会软绵绵地来亲昵。
玲奈现在的目标,就是过好每一天,在大学取得优异的成绩,将来成为一名翻译官。还有就是照顾好弟弟…把他的英语成绩提上去。

切原赤也对自己的新姐姐很满意。虽然一个大一一个初一,相差了整整六年的岁月,但两个人之间居然毫无代沟。
切原喜欢打游戏,于是玲奈就陪他打游戏。
切原喜欢打网球,于是玲奈就学会怎么打网球,周末陪他练手。
切原作业不好,玲奈就会绞尽脑汁帮他想办法提高成绩。
总而言之,可以说是世界第一好的继姐了。

放假的时候两个人感情交流得非常好,可开学以后,在种种不可抗力下,玲奈住了宿,导致他们变成了只能短信或电话联络了。
切原的朋友们都知道他有一个很好看很温柔的姐姐,也在姐控的手机屏幕看见过姐姐与他的合照。可真人,他们是真没看过。
同样的,玲奈也有看过切原与网球部众人的合照,但打照面是从来没有。不过从切原零碎的描述中,她都了解到都是些很好的朋友…就像喇叭叭的大家之于她一样。
“能找到朋友实在是太好了。”她对切原说。
至于玲奈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估计没有了,但聊的起天的同学还是存在的。

「手落琴上音奏起」
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
松井玲奈如今称作切原玲奈,也有亲密的同学叫她玲奈。过去被尘封,还记得她曾名激辣的人不多,都是重要的人。
去年因为要适应大学新生活,优子忌日那天的聚会她没赶上,只去了墓地祭拜,对墓碑倾诉过自己现在的生活,许久没有见过马路须加的众人。
今年终于有了时间,前田敦子也从少管所出来了。大家在Line上商量着要去看看玲奈的新家,便约好玲奈没课的日子要到神奈川,带上优子的照片,由玲奈带领他们参观。
早上六点,伴随着窗外电车发动的声音,切原玲奈从睡梦中醒来。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先对着墙面上优子的巨幅海报道声早安,然后掀开被子双脚落地穿上拖鞋,趿拉着打开房门出去,到卫生间里给自己脸部泼上冷水。
几颗水珠顺着眉毛滚落,抚过眉角的伤疤,隐入发间,而大部分沿着脸部线条聚集到下巴滴进洗手池。
玲奈清醒了。
刷牙洗脸梳头。她利落地解决一切,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额发的位置遮掩住眉角的疤,再回到房间里换上一直被慎重挂起的马路须加的校服。
衣柜门里头的镜子映出玲奈的模样。身高没长体重不变,两年前的校服她还是穿得下。
纯黑的水手服是为了血液溅上不会明显,红色的领巾代表了马路须加的热血。自我裁剪后向右倾斜不齐的短裙裙摆令人怀念,而没有了四天王墨绿色外套罩着使得她金属饰品繁多的皮带露在外头,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她是标准不良。
她很满意这副装扮,只是少了外套让她略不适应,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玲奈摩挲了一下裙子布料上绣的银色音符,拉开抽屉,取出rock的项链围到脖子上。
“…好久不见,激辣。”
她对镜子里的自己微笑。
“恭喜你会控制自己了。”

七点整,玲奈下楼到饭厅。正在做早饭的母亲见到她这副模样吃了一惊,担心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放心。”玲奈轻声对母亲说,“我只是去和朋友们叙叙旧,不会打架的。”
母亲有些忧虑。可玲奈的微笑最终还是使她放下了心。
“吃早饭吃早饭。”她把呈放食物的托盘端到饭桌上,嘱咐玲奈,“吃完赶紧出去,千万别被你弟弟看到这模样了。”
玲奈并不想切原在自己影响下变成不良,她明白母亲的意思,便顺从地点头。
早饭是煎鸡蛋火腿加味增汤。玲奈双手合十“我要开动了”,就起筷开吃。
切原经常熬夜打游戏,玲奈知道他是不会这么早起床。但万一被要早起上班的父亲看到了影响也不好,所以雷厉风行解决了早餐,向母亲道别了之后,八点前出了门。
距离说好的见面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玲奈没有走平时的熟路,避免被认识的人误会。她在陌生的街道乱逛,记下一些大家可能会喜欢的店铺。时不时会反复路过面包店的橱窗,就是为了多看一眼新鲜出炉的菠萝包。
“…不行。刚吃完早饭,等会儿还有午饭。不能乱吃零食。”她对着橱窗里的倒影,鼓着腮帮子劝自己。
于是她这么晃啊晃,晃到了十一点。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玲奈看了眼信息,Sado——篠田麻里子说她们已经抵达了目标咖啡店。
回复说自己就在附近,玲奈收起手机抬起脚前进。
一个路人低头玩着手机,不小心撞到玲奈肩膀。他正想抬头骂人,看见她的模样立刻闭了嘴躲开,免得引起暴力纠纷。
玲奈下意识咬指甲迷惑。
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啊?
集合点咖啡店是一家猫咖,里面还有许多热门动漫海报和手办。玲奈在周末无事时就会到这里来自己坐着撸猫看漫画。
进门,她一眼就看见了一样穿着的几个熟人,而对方也看见了她。扬手微笑打招呼的同时,玲奈突然想到了什么。
“呃…敦子、麻里子、友美、阳菜、由纪、由依……”她生硬地一个个喊出名字,京八桥——横山由依忍不住笑她。
“你这是怎么了?”
玲奈皱着眉疑惑地坐下,“…听说好朋友们都是这样称呼的。”
“如果真的是朋友的话,随便用什么称呼都可以。”唯一有正常人趋向的前田开口,颇为无奈,“像以前一样就好。好久不见,激辣。”
激辣——我是激辣。
她自然地笑了起来。
“嗯,好久不见,前田、大家。”

七人之中,京八桥是唯一一个马路须加在读生。她留级至今没有毕业,也没有占着顶点的位置,反而退成了四天王之一。虽然没有明说,但通过一些隐隐约约的流言和传闻,她们都知道京八桥是为了一个低年级的孩子才留在了那里。
去年聚会上任喇叭叭认识了京八桥,而她们忙于自己的事情的同时,也会从京八桥口中询问一下马路须加的现状。
“没什么大问题。”京八桥用叉子切下自己盘子里的芝士蛋糕一角,放进嘴里感受它融化的滋味,幸福地眯起眼,“老鼠是个聪明人,Center在她的辅导下也不至于因为成绩留级。所以今年她们毕业以后,现在大家都在为下任顶点争斗呢。”
“只要矢场久根不捣乱的话。”涉谷吸了口冰红茶,耸肩。
小鸟居眨眨眼,“咦?涉谷你不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涉谷黑了脸,“别以为你有Sado给你撑腰我就不敢打你。”
为了不让现场变城惨烈的单挑地点,激辣立刻转移了话题,问起挚友:“Black的孩子现在是谁在照顾?”
“学兰和尺。”Black淡淡地说,“她们两个快要在一起了吧。”
京八桥说:“挺意外的。”
“嗯?”前田发出疑惑的鼻音。
“我以为学兰会和激辣在一起的。她们那个时候关系那么好。”
“…!”Sado差点喷了奶茶,“别开玩笑了。”
激辣歪头:“假如我和学兰在一起了也没什么啊?”
“感觉自家孩子长大了一样。”涉谷用吸管拨了拨杯里的冰块,咔啦咔啦作响,“以前只会打架和优子优子叫来叫去的激辣也懂得谈恋爱是什么东西了。”
激辣很认真地说:“我又不是笨蛋。”

「插曲」
立海大附中中午休息时间是不允许离开学校的。但丸井文太和切原赤也不听话,为了吃蛋糕翻墙溜了出去。
巧合的是,他们要买蛋糕的店就在激辣所在的猫咖的对面。
烈日高照,玻璃反着光,丸井一瞬间看花了眼。
“赤也,”他拍拍专注看蛋糕餐牌的学弟,“你看那是不是你姐姐?”
“啊?”
切原迷茫地顺着学长的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不巧有服务员凑到了那桌前,只有半边裙摆和金属挂件露了出来。切原勉强耐心等了等,可服务员还是没有走,但定好的回校闹钟响了起来,他就急得跳脚。
“肯定不是的!玲奈姐才不会穿得那么不良!我们快点买完蛋糕回去吧。”
话是这么说,走的时候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
服务员不在了,但玻璃闪闪,他匆匆只瞥到一个侧脸。
“…奇怪了,怎么和玲奈姐真的有点像呢…?”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巳波十一雷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