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波十一雷鸟

教室の机に花は 置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命にふさわしい

「その汚れた顔こそ 命にふさわしい」

乔木用叶子拼接成树荫,暗沉的影子笼罩了半边森林。雾气很沉,每一次喘息都要用尽全力,将稀薄的氧气吸入肺中,再吐出铁锈味的二氧化碳。
它的视野里全是黄的红的炫目光斑,黑色侵染着边角和中心。好几次因为看不清事物而撞在残缺的树桩上,又或者被地上水汽浸润过的泥土滑倒,一头栽在脏污中。
它拖着受伤的后腿,艰难地往前爬行,每一步都在地上画出更加扭曲的痕迹,身体正在逐渐下沉。
白色毛发一缕一缕纠缠在一起,脏褐色的泥水和看不出红的血水混搅,将它半边身子染成粪一样的物件。
它胸膛的起伏间都有漫长的空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停止苟延残喘。好奇的上帝剪破了昏黑帷幕,从叶间窥伺小动物的生死。
碎裂的光线倾落在这从未有亮色的地方。
疼痛折磨着这虚弱如火后灰烬的伤体、折磨着这未曾受过美好宠幸的坚硬也脆弱的内心。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咆哮着「快停下!」,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尖叫着「不要再动了!」。可它还是顽强地向着不确定地方爬动,坚信前方会有未来。
终于,它看见了光。
这是它生命中第一次看见光。
那光落在花尸上,掉落的枯色叶片缓缓遮盖到花的身上,宛如人间的白布,宣告终焉。
光将死去的东西升华成神圣的灵魂。
它呜咽起来。即使眼中能看见的东西在减少,即使身体被痛碾压得几近麻木,它还是死死捕捉着那抹光,像虫一样往前蠕动。
那里就是未来。
它费劲地伸长脖子,眼珠早已失去焦距,时不时动弹些许的肢体也静静流逝生机。
它用尽全力喘息…用尽全力去生存。

上帝看着死不瞑目的动物,虚情假意地长叹一口气。

日落西山,光移动了。
透明的亮一点一点攀上看不出原貌的尸体,无法被感受到的温暖驱逐阴湿的寒冷。
附着在伤腿上的那只苍蝇动动翅膀,说不清道不明的战栗令它在光降临之前就飞走了。

神说要有黑暗,于是最后的光也消失了。
一切归于混沌。


——
也许会有后文,也许不会有。
即使遍体鳞伤也用尽全力活着…才能与生命相符。


图源寒川苍雪@寒川蒼雪 。这位聚聚画画实在是太好看了…他画的每一幅amrs相关都超棒!
我想尽力写出每一幅画对应的歌。也不知何时才会实现这个梦想。
这辈子也就沉迷过两个乐队。偶像追梦派的开闭,反向灰暗派的amrs。
感谢他们在我生命灰暗的时候进行了抢救

评论
热度 ( 2 )

© 巳波十一雷鸟 | Powered by LOFTER